聯係AG亚游集团
服務熱線:020-38398361
傳真: +86-020-38398360
電子郵箱:honghuitai@163.com
您現在的位置:新聞首頁新聞中心行業新聞 / 深度解析融資回購擔保條款(下部)

深度解析融資回購擔保條款(下部)

作者:零壹融資租賃簡報來源:零壹融資租賃簡報 日期:2016年8月31日 13:23

融資回購擔保條款在環保部新規出台後的法律履行不能

2016年1月14日,環境保護部發布《關於實施國家第三階段非道路移動機械用柴油機排氣汙染物排放標準的公告》(2016年第5號),規定自2016年4月1日起,所有製造、進口和銷售的非道路移動機械不得裝用不符合《非道路標準》第三階段要求的柴油機(農用機械除外)。自該公告發布後,各地紛紛出台具體的地方性法規或規範性文件嚴格執行(詳見下表)。

根據該公告的內容,其主要規定了三個約束要件:1、“所有的製造商、進口商和代理商”屬於執行該文件的責任主體;2、“裝用柴油機的非道路移動機械”禁止銷售時間為2016年4月1日起(農用機械除外);3、“禁止銷售的標準”為上述機械因安裝的柴油機不符合《非道路標準》第三階段要求。因此,該公告頒布後,不論是新機還是二手機,隻要不符合上述三個要件,就屬於禁止流通物,實際上經筆者和多個地區的環保部門溝通確認,二手機的銷售均在實踐操作中執行上述意見。因此,出租人和製造商如要求代理商回購會涉嫌違反環境保護部5號公告及《大氣汙染防治法》。

融資回購擔保條款因規避履行合同對價義務而存在無效或顯失公平的問題。

如前分析,融資回購擔保實際上包含了買賣合同關係和債權(債務)轉讓合同兩種法律關係。因此,假定融資回購擔保條款有效的前提下,在融資回購擔保條款被觸發時,作為受讓人有權要求出租人支付對價,具體為交付租賃物以及合法有效確保受讓人可向承租人追索的債權。但在實踐中,出租人采取的是依據優勢地位製定的《融資租賃合作協議書》,單方麵以一紙回購通知就要求代理商回購,但關於回購時轉讓承租人的債權有無超過訴訟時效、債權金額是否準確、債權主張是否符合融資租賃合同項下出租人的合法權利均沒有相關憑證或文件支持。這種情況明顯與《合同法》最基本的對價理論以及公平原則和權利義務相對等原則相悖。

1、融資回購擔保條款免除了出租人向受讓人交付租賃物件的義務。

回購也是買賣,據此依據《合同法》第135條,出租人負有向受讓人交付出租物並轉移標的物所有權的義務。但實際上在融資回購擔保條款具體執行中,出租人要求代理商回購時不管租賃物件是否存在,具體在哪裏,僅以一紙租賃物件的所有權轉移證明就履行了交付租賃物件的對價義務。如此約定,合同中權利與義務的對等性已明顯喪失。

2、融資回購擔保條款免除了出租人確保轉讓債權的合法性和準確性的義務。

融資回購擔保條款觸發時,必然需要受讓人行使出租人的權利來實現追索權。在實踐中,筆者發現出租人讓代理商回購時大部分都已經在融租租賃合同屆滿後超過了兩年的訴訟時效。這種情況下,出租人將因為己方原因怠於行使權力而失去法律強製力保護的債權讓代理商回購,這種做法的合法性和正當性存疑。最關鍵的是,債權轉讓金額的準確性隻有出租人和承租人清楚,但是出租人在承租人沒有確認的前提下,僅以一紙回購通知確認的金額就要求代理商回購,債權金額的依據存疑。

實際上,在出租人發出解除融資租賃合同的通知後,其依然要求代理商全額支付所有未付租金及利息的事實就可以說明該回購金額的違法性。因為這明顯違反《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21條規定“出租人既請求承租人支付合同約定的全部未付租金又請求解除融資租賃合同的,人民法院應告知其依照合同法第二百四十八條的規定作出選擇。其有權可主張的金額應當是第22條規定的“出租人依照本解釋第十二條的規定請求解除融資租賃合同,同時請求收回租賃物並賠償損失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據此證明了出租人要求代理商回購款項目和金額並不合法。

3、融資回購擔保條款免除了出租人將解除合同及債權轉讓通知通知到承租人的義務。

鑒於在融資回購擔保條款觸發時,出租人存在將融資租賃合同解除後進行債權轉讓的同時,還將出租人負有的義務一並概況轉移給受讓人。因此,根據《合同法》第96條:“當事人一方依照本法第九十三條第二款、第九十四條的規定主張解除合同的,應當通知對方。合同自通知到達對方時解除。對方有異議的,可以請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確認解除合同的效力”。第79條:“債權人可以將合同的權利全部或者部分轉讓給第三人,但有下列情形之一的除外:

(一)根據合同性質不得轉讓;(二)按照當事人約定不得轉讓;(三)依照法律規定不得轉讓“。第80條:“債權人轉讓權利的,應當通知債務人。未經通知,該轉讓對債務人不發生效力。債權人轉讓權利的通知不得撤銷,但經受讓人同意的除外”。

第88條:“當事人一方經對方同意,可以將自己在合同中的權利和義務一並轉讓給第三人”。據此,出租人負有依法履行融資租賃合同解除的告知義務以及債權轉讓的通知義務,涉及到將融租租賃合同項下權利義務概況轉移給代理商的,還應當征得承租人的同意。但實際上,筆者看到出租人往往在未履行上述義務的前提下,就要求代理商承擔回購責任,明顯未全麵履行合同義務。

4、融資回購擔保條款免除了出租人和代理商共同承擔承租人逾期風險的義務。

《合同法》第五條公平原則的法條釋義是要求合同雙方當事人之間的權利義務要公平合理,要大體上平衡,強調一方給付與對方給付之間的等值性,合同上的負擔和風險的合理分配。具體包括:第一,在訂立合同時,要根據公平原則確定雙方的權利和義務;第二,根據公平原則確定風險的合理分配;第三,根據公平原則確定違約責任。公平原則是社會公德的體現,符合商業道德的要求。將公平原則作為合同當事人的行為準則,可以防止當事人濫用權利,有利於保護當事人的合法權益,維護和平衡當事人之間的利益,但是出租人通過回購條款免除應當承擔的承租人逾期風險,把所有的合同風險轉移給代理商,這種做法明顯違反基本的商業倫理和商事規則。

對此,《融資租賃實務精解與百案評析》一書中專家點評上海二中院的相關判例時提出同樣的觀點,即“作為專業的商事主體,必須有基本的風險意識和判斷能力,在經營活動中遭遇風險也是商業活動的基本內容。為此,最大程度防範和降低風險都可接受。但是,此種風險規避行為應當有限度,不能將全部風險都轉移給其他合同當事人,而自己無需承擔任何風險”。

5、融資回購擔保條款免除了出租人向代理商交付發票的義務。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發票管理辦法》第十九條之規定,銷售商品、提供服務以及從事其他經營活動的單位和個人,對外發生經營業務收取款項,收款方應當向付款方開具發票,開具發票是收取款項一方的附隨義務。同時根據最高人民法院(2014)民一終字第4號民事判決書的內容,也將給付發票作為收取款項一方的附隨義務。據此,在出租人要求代理商回購的同時,交付發票是出租人應當履行的義務,否則出租人將涉嫌違反《發票管理辦法》的規定。

綜上,融資回購擔保條款不是私權自治的法外之地,尤其是在目前融資回購擔保條款相關當事人對各自權責明顯存在失衡的前提下,對於各方當事人的利益衡平和權利保障,顯然絕非簡單粗暴的執行合同條款那麽簡單!因此,融資回購擔保條款亟需改變,筆者希望未來的條款將變成以風險分擔原則為前提下去合理匹配各方的利潤與風險。

所屬類別: 行業新聞

該資訊的關鍵詞為:

合作夥伴 / COOPERATIVE PARTNER